今天是:12月 8日 星期日

文化艺术品评估质押合作试点成立

【字体: 】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如果早点开展这个试点项目,也许我不会错失秋拍上看好的那件紫砂。”22号,福建商人黄庆连在电话的另一头对记者说。他刚刚得知了前一天“文化艺术品评估——质押合作试点”在上海成立的消息。

  今年的秋拍中,他看中一件清“乾隆描金山水诗文四方壶”。“但当时公司资金被另一个商业项目拖住,无法抽出‘闲钱’,我只能放弃这个藏品。”黄庆连说,“如果当时已经开展了这样的试点业务,我可以先用其他的藏品抵当,筹到钱将这只壶拍下来再说。”当他在现场看着心仪的紫砂壶从180万元的起拍价,一路扶摇直上,最终以356.5万元成交时,内心十分懊恼。

  12月21日,文化艺术品评估质押融资合作试点签约仪式新闻发布会在上海环球金融中心文化传播中心举行,上海东方(微博)典当行成为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在艺术品评估体系研究课题项目的首个试点机构。

  尽管中国艺术品市场快速发展,艺术品评估与鉴定的缺失却面临着诚信疑问,基金与拍卖行业也存在上下游的“一条龙”产业链。艺术品市场上的弊病,让试图进入其中的金融机构不得不小心谨慎。“建立一个让官方和民间都认可的权威第三方文化艺术品评估机构,早已迫在眉睫。”陈喆认为。

  “拍卖公司应该是公平、透明、公信力极强的。但是如果能有第三方进行严格管理,并且有相关政策进行制约,艺术品市场将会更加理性。”上海证大文化发展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上海证大集团文化艺术总监沈其斌对记者表示。

  如何解决“鉴定难”?

  评估方式将打破现行的“一家之言”,并采取专家团“一票否决制”。当鉴定机构失误作伪时,将会担起连带责任。

  “评估、鉴定是我们中国艺术品市场这个木桶的短板,也是制约金融机构和企业家进入艺术品领域的一个主要障碍。长期以来,国家没有形成权威中立的评估鉴定机构,因此这个问题到现在为止仍是制约艺术品市场发展的核心问题之一。”文化部信息中心副主任张新建对记者说。

  “评估—质押融资体系”试点项目由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进行课题立项,并委托中国收藏家俱乐部具体负责实施。由国内外藏家、专家与学者组建第三方文化艺术品评审委员会,并引进国内外先进仪器设备以及相关科技作为鉴定辅助手段。中国艺术品市场长期以“重视个人评估”将转向国际上流行的“重视机构评估”。

  该项目的试点由中国收藏家俱乐部文化艺术品研究院与上海东方典当有限公司组成,将采用“科学规范流程+科学鉴定+艺术鉴定(经验鉴定)”的架构。其中,鉴定评估测定的60%依靠一套标准化的科学规范流程,20%依靠仪器和科技手段,剩下的20%将由经验丰富的专家团组成。这种“6+2+2”式的标准化机构评估方式,将打破现行的“一家之言”,一两位专家的意见将不再成为主导艺术品价值的关键。

  “采用专家团队对质押艺术品进行鉴定估价时,我们采取的是专家‘一票否决制’。我们会针对不同物品,从我们的专家团队中抽取相关领域资深的专家,组成专家小组,使其在互不知晓对方的情况下按照评估手册,独立对其进行鉴定。倘若有一位专家对此物件表示怀疑,我们都不会出具评估报告。”孔达达,中国收藏家俱乐部理事长对记者说。

  而在记者看来,这一试点体系中最具有公信力的,不是专家团队的一票否决制,而是当鉴定机构失误作伪时,将会担起连带责任。而这正是过去在事实中承担了主要鉴定工作的拍卖行们所不愿承担的。

  “以前我们送拍或拍卖前,除了问问圈内朋友的意见,主要就是看拍卖行专家对藏品的鉴定结果。好的拍卖行公信力高,其鉴定结果比较权威。但倘若他们的结果是错误的,买家也不能就此而要求其负责。因为所有拍卖公司的买卖条款中都有免责一条。”黄庆连至今仍记得5年前,当他刚涉足收藏,在北京的一家拍卖行拍下一张价值300多万的齐白石画作时兴奋不已的情景,“2年后,当我几经鉴定,确定这张是赝品的时候,就决定将它作为装饰品摆放于家中再也不流入市场。每次当朋友来家拜访看到这幅赝品时,我就会提醒他们,不能完全相信拍卖行。”

  “有了连带责任的惩罚条款,我们的评估机构便会对评估品更加负责。”孔达达说,“我们的评估课题将从书画、瓷杂、玉器三方面着手试点,3月份启动。”

  天价质押品也能被接受

  需要质押品的最低价格为50万,而没有设置上限。只要质押品资质好,甚至能得到上亿元的放款。

  “我最关心的是,他们到底能提供多少抵押资金?”李和平(根据对方要求采用原名谐音),上海一家基金公司的管理人说,“我们去年从二级市场收购的最重要的一组艺术品总价近2亿,其中最贵的一件价值逾3000万。我想了解的是,如果我们想利用这些艺术品作为抵押,再将其作为资金投入下一个艺术品收购项目,我们同样能够得到上亿的放款吗?这样大的质押,试点单位‘玩’得转吗?”

  已迈入亿万元时代的中国艺术品市场,其重头单件艺术品的拍价早已突破了亿元纪录。无论是个人,还是收藏机构或艺术金融机构,对“评估—质押融资体系”试点的一个重要疑问,便是他们能够将这个平台做到多大?

  “对于这个问题,我们的回答是,根据现在金融试点单位的要求,需要质押品的最低价格为50万,暂没有设置上限。”孔达达认为,只要质押品资质好,高额或“天价”艺术品也能被接受。

  正如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主任助理周静女士对记者所说的:“文化艺术品质押融资合作试点最终将为在银行开展艺术品质押融资业务开拓道路”。倘若一切如试点项目的主办者们所说,这个试点也将成为日后其他金融机构,例如银行,进行艺术品质押融资提供一个可供借鉴的模板和鉴定估值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