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11月 14日 星期四

谁在消费奢侈品 国人海外扫货调查

【字体: 】 来源: 环球时报

  位于韩国首尔的爱马仕(Hermès)大厦在今年2月再次迎来了大客户。

  2010年在这里购买了近2亿韩元(约合120万元人民币)商品的中国顾客又来到了这里,这位中国顾客这次购买了皮包和服装,还有碗,共花费1亿多韩元。这位顾客说:“中国的名牌价格太高,有钱的人也喜欢去海外购物。”

  中国人正成为继日本人、韩国人之后新崛起的海外市场豪客,这种现象的产生基于中国人收入水平的上升、出境旅游更加便利、人民币升值,还有进口商品在中国大陆高于海外20%到50%的价格,以及中国的“送礼”文化,甚至也有人探讨了亚洲追逐名牌的特殊心理。

  有关中国人在海外扫货豪购的传说也被传得神乎其神,扫货的山山水水究竟是什么样的?

  海外购物“待遇”提高

  一些国内价格高昂的欧洲著名品牌往往成为扫货者们的首选目标,例如路易威登(LV)。在巴黎老佛爷LV专卖店工作的刘小姐说:“以前,一本护照限购两个包,但是销售情况太好了,通常店里早上刚到一批货,下午就卖断货了。从去年底,LV又出了新规定,一本护照只能买一个包了。”

  据统计,巴黎老佛爷百货公司55%的营业额来自游客特别是亚洲游客的消费,巴黎春天百货公司的营业额40%来自游客,游客中超过三分之一来自中国。

  有一种中国式计算很奇妙,在国内卖1万人民币的LV,在这里只花6000人民币,赚了4000人民币。这是算人民币。还有象征性资本,手腕挎着价值1万的包,那就是一张显眼的手袋名片,自动介绍你是中产、成功人士……

  除了价格差异,商品质量有保障也是中国人前往海外扫货的一个重要原因。以美国为例,那里的营养保健药品很受中国人青睐。像鱼油、骨胶原、维生素等。在日本核泄漏事故之前,中国赴日扫货的另一大重点就是食品,特别是婴幼儿食品。

  另外,中国游客在海外购物的“待遇”也不断提高。比如在法国巴黎的LV专卖店,配备中文导购是最基本的“标准配置”。在韩国化妆品店铺林立的明洞商业区,几乎每家都有中文导购,商品的下方还贴有中文标识。为了方便结算,韩国各大商场、超市都安装了银联卡支付刷卡系统。巴黎的老佛爷百货公司为了吸引中国顾客,在香水、护肤品、服装、箱包等柜台都聘请了中文导购,还可以使用中国银联卡刷卡消费。

  中国游客的最爱

  巴黎是扫货者们的首选。

  在巴黎最著名的香榭丽舍大街上,精品店林立,经年累月,顾客川流不息。LV店的门口排着长队,顾客要分批入内。排队的人,一望而知,大部分是亚洲游客。镜头转向巴黎奥斯曼大街上的“老佛爷”百货商店。不少在法国旅游的中国游客都有在此购物的经历。

  “老佛爷”建于1893年,经营1500多个品牌,男女服装、鞋、帽、手表、手饰……应有尽有。商场另一头有小酒吧、咖啡吧还有快餐厅及退税服务部。

  位于巴黎Haussmann大街的春天百货(Printemps)百年老店是与“老佛爷”齐名的必逛之地,这里不仅是巴黎街角的经典一景,也是时尚界的标杆,主要经营高档奢侈品和服装等。

  欧洲的另一处浪漫与艺术并重的国家意大利也是各大品牌云集的地方。在罗马,就像外国人去北京扫货必逛王府井大街一样,罗马著名的大型购物中心Parco Leonardo云集了200多家商店,是欧洲最大的综合购物中心之一。罗马另一处著名的扫货之地是西班牙广场,一家家精品店和专卖店以购物街的形式出现,足以让扫货者们“酣畅淋漓”,尽兴而归。

  意大利米兰也是世界最顶级的时装店集中地。在米兰大教堂附近,由蒙提拿破仑街(Via Monte Napoleone)、圣安德列街(Via S. Andrea)、史皮卡大道(Via della Spiga)及鲍格斯皮索(Borgospesso)围绕而成的“黄金四角”是世界各地时尚信徒们的圣地。而在“黄金四角”附近也有许多零碎的小店,也足以让时尚人士心动。

  世界各大著名服装或珠宝品牌在香港也都有门店。位于九龙尖沙咀天星码头对面的海港城有700多间店铺,其中包括知名品牌古奇Gucci、LV的旗舰店。货品内容包括化妆品、服装皮具,还包括各国小吃餐厅。海港城非常大,所以扫货者最好能够列好自己希望购买的品牌,然后按图索骥可以节省不少时间。另外,香港时代广场也是著名的扫货地之一,它位于香港商业区铜锣湾附近,是香港最大型的购物中心之一。

  另外,日本东京也是重要的扫货地,不过,东京一般是高档电器爱好者和日系化妆品粉丝们扫货的地方。韩国的化妆品也吸引着许多年轻人的目光……

  扫货族须知

  对于扫货族而言,虽然名牌服饰、化妆品、珠宝等都是他们的首选,但是在对奢侈品需求多样化的今天,不同扫货地的商品各自具有自己的特色。扫货者的目标是以相对实惠的价格扫到自己喜欢的名品。

  法国巴黎的“老佛爷”和“巴黎春天”每年有两次打折季。每年六月底七月初以及一月底二月初,这些大商场都可能开展一些打折活动。另外,每年的圣诞节也是各大商场做活动打折的时候。在这段时间内,各大品牌都会将自己的新老款、卖得好的卖不好的都一一摆出,统一打折开卖。

  但是这段时间不利扫货的因素是,由于全球的各路扫货者都知道这些打折的时间段,所以每天一大早就会去商场门口排队,为了自己心仪已久的款式,他们不得不在排队的长龙里慢慢等待。

  在意大利扫货除了可以扫到相对便宜的时装外,还可以买到罗马古董、橄榄油、丝绸等。去罗马扫货最好的方式就是“暴走”,一边感受文化和艺术的气息,一边感受文艺复兴留下的印记。在大型购物中心 Parco Leonardo,每年都有冬夏两个折扣季,在此期间,有的名品价格甚至能打5折。

  在圣诞节的时候,罗马还会出现许多临时搭建的露天市场,著名的如圣罗伦佐市场,摊贩卖的多半是皮具(皮衣、皮鞋、皮包、皮带)以及一些本地的特产等等。其实这里也不乏精美的衣物,但价格比店里便宜许多,而且还可以砍价,相信中国的扫货者来这里绝对不会吃亏。

  佛罗伦萨则是珠宝工艺品爱好者们的天堂。在著名的珠宝长廊,除了有Cartier、Bvlgari这样的大店,古廊桥那些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小店也是寻觅首饰的好去处,它们大都是上百年的老字号。

  香港作为世界上最具活力的港口城市之一,不仅云集了世界各大品牌,还拥有世界上最大力度的折扣。对于内地的扫货族而言,最让人心动的是它的名牌化妆品。位于铜锣湾香港时代广场的化妆品品牌有La mer、Bobbi Brown、Chanel、Dior、CPB、Guerlain等我们熟悉的大牌,价格约是内地7-8折,算上港币汇率以及活动和促销,最低可以达到4-5折。同样是在铜锣湾,Sogo(崇光百货)的化妆品则带有强烈的日系风格魅力。如果扫货者厌倦了时代广场的欧美系大牌化妆品牌,不妨来这里逛逛。

  去了香港,SASA店不得不去。在整个铜锣湾地区分布着十多家SASA店,它们已经成为香港的重要标志之一。那里的导购也能讲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并且可以提供代找货品的服务,近年来,它们还经常做一些专门针对内地游客的优惠活动。

  每年的春假是东京扫货的黄金时期,日本商家大多都会配合假期进行打折活动,大量中国游客涌向日本东京秋叶原的家电免税店和大型商场。高档数码相机、电饭锅、电动剃须刀、高档手表以及一些名牌产品都会成为扫货者的目标。另外,日系的化妆品也很受扫货族的欢迎。

  神秘的代购人

  “哎!你是中国人不?”那是令人熟悉敏感的母语,“想和你借下护照帮我代购。LV店一本护照只卖一个包。我可以给你代购费。”

  经常徘徊于国外各大奢侈品店的扫货者可能经常听到这样熟悉的提问,他们就是伴随着扫货族而产生的另一批隐藏在幕后的“黄牛党”:代购人。

  据法国巴黎老佛爷百货商店LV店工作的中国女孩刘小姐介绍,这些付钱让人代买LV包的人常年盘踞在老佛爷店里,遇见游客模样的同胞,就会上前主动搭讪。

  他们为什么买这些包?“具体我也说不清楚,可能会转卖到日本、韩国等亚洲国家,有些LV的包是限量版,在其他国家的数量会比较少,他们就会买来倒卖。”

  除了这些在奢侈品店“蹲点”的专职代购人,那些盛产奢侈品的国家还出现了网络代购者。在巴黎读媒体管理专业的北京人小孟就借着这个机遇在淘宝开店,专门代购法国名牌。虽然售价较高,但是小孟卖的东西货真价实,所以一个月也能成交几单生意。

  “我就是实价实销,运费实价收取,提供原包装和购物小票,外加5%的手续费”,小孟说。

  但是,这种网络代购也并不是“一本万利”。不能退税、时常断货,这些都是决定代购价格的因素。由于海关新政策的推出,小孟从法国发出的代购品不论是使用TNT还是DHL国际快递,都会被严格检查,出现过几次超过6周还没通过中国海关的事情,这严重增加了代购成本和难度。

  “淘宝上的代购越来越难做,”小孟介绍说,自去年下半年LV、Chanel等品牌涨价之后,今年海外奢侈品牌新一轮的调价又拉开序幕。目前,海外奢侈品价格普遍提高了数百至上千元,Dior、Burberry、Celine等部分商品的调价幅度在5%-15%,而一些LV经典款皮包国内国外价差甚至缩小至千元以内,不少奢侈品“粉丝”感叹:“去国外买奢侈品性价比明显降低了!”

  小孟举例说:“以LV Neverfull PM经典花纹款小号为例,在法国的售价由相当于人民币4190元升至4420元。目前同款手袋国内标价为5750元。”记者算了一笔账,和法国市场相比,LV这款经典款手袋海内外的差价为1130元。“如果代购,还得支付国际邮费200元到300元,竞争力大不如前了。”

  谁在消费奢侈品?

  亚洲的奢侈品消费者可以细分为六大类人群:社会名流、太太们、情人、发奋图强的打工族、白领丽人和赶时髦的青少年。

  亚洲的社会名流阵容五花八门,从娱乐界到时装界、商界、政界乃至一些个性鲜明的名人。如果将成为媒体焦点视为自己存在的理由,那么就要为无处不在的摄像机精心打扮,这就意味着需要有大量的Gucci、Prada、Dior撑台面。

  作为巨商富贾的妻子,她们大都荷包满满,这群40到50岁之间的女性每天的内容就是美容、购物、在时髦的餐厅和女伴吃午饭,随后是下午茶,或者抽空修修指甲。现今的太太们更为活跃地刷卡消费,完全不需要先生们的鼓励,她们购物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先生们的面子。热衷于购物的人自然会有私房偏好的品牌,太太们的偏好通常是Chanel、Hermès和Cartier。

  对奢侈品名牌而言,情人们显然是不能回避的消费族群,也是不能忽视的大客户群。在韩国和日本,酒吧女招待也是奢侈品消费者中不容小觑的族群。在韩国,酒吧女郎偏好Chanel套装,她们认为这有助于建立聪明端庄的形象,因为客人大都是各大企业机构的高层主管。她们还会购买名设计师的晚装,比如昂贵的克里斯汀·拉克鲁瓦的设计。

  处在管理层的打工族,无论男女、职位高低,都将得体衣着视为生存之道,这种观念为名牌制造了忠实而庞大的消费群。在消费能力上,职业女性更胜于男性。除了职业套装,她们还需要更多的配饰,比如莫罗·伯拉尼克与Jimmy Choo设计的鞋子,以及大量的高档名牌皮包、手袋。

  秘书或者初级行政人员,也被称为白领丽人(office lady),热衷于购买配饰,特别是皮包、手袋,甚至可以叫她们“设计师手袋的拥趸”。她们认为把钱花在名牌包或其他配饰上比较划算。

  让成年人纷纷中招落马的“设计师病毒(Designer Bug)”已经悄悄蔓延到了青少年的世界里,青少年们被引导到奢侈品世界,把名牌融入日常衣着,他们穿牛仔裤、T恤、染发并拎着一只名牌皮包。

  (编译自《名牌至上》,(英)保罗·赫斯本,(印)拉哈·查哈)

  一个时尚潮人的扫货经

  《环球》杂志记者/刘娟娟

  作为当红的时尚潮人,韩火火(微博)刚刚工作时基本上把所有薪水都用来购买奢侈品,但由于资金有限,他只买一些钱包之类的“小东西”,随着工作阅历的加深,韩火火有能力购买一些“大件儿”的奢侈品了。

  与欧洲的巴黎、米兰等时尚古都相比,韩火火更喜欢到纽约购物。韩火火说:“在其他地方,也许人们会觉得我着装很怪异,但是在纽约不会,那里有一个我的自由空间。记得两年前的10月30日我生日那天,纽约已经很冷了,当时我穿着一双凉鞋走在曼哈顿街头。如果在北京,那么冷的天有人穿凉鞋,一定会被笑死的,但是在纽约就不会有人介意。”

  在纽约,韩火火很容易就能买到他喜欢的Alexander Wang、The Row等品牌。“四大时装周,我去得最多的就是纽约,通常逛的地方也比较固定,我喜欢在曼哈顿的上东区一边漫步一边逛奢侈品店。”韩火火说,“沿着第五大道一直走到中央公园的边上,就会看到巴内斯百货(Barneys New York),那里有所有我喜欢的品牌,打折的时候非常便宜,一般会打到三四折。”

  除了巴内斯百货,韩火火还经常逛Soho区的Topshop以及春天大街(Spring Street)上的专营店,比如他喜欢的Faith Connexion、APC、Alexander Wang等品牌。

  韩火火说:“我买东西绝不是偶然的,我会去看秀,然后会爱上一些东西,但这些东西在当时肯定是买不到的,我就会惦记上,有时候一惦记就是一季。过了季我也要找到它,如果它是适合我的,过不过季都没有关系。很多时候这些东西在国内是买不到的,我会想尽各种办法,通过国外的朋友帮我找,通过连卡佛(Lane Crawford)的朋友打听哪里有,在巴内斯的官网上查询有没有货。”

  有时候,韩火火会把他买不到的东西的图片放到微博里,问粉丝们在哪里能买到,一些粉丝就会帮他找。有次一个香港粉丝就帮他在香港JOYCE店代购了他想要的一个Dries Van Noten的皮草豹纹围巾,两人通过微博约在香港的一家酒店大厅见面。这件事让韩火火一直感动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