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11月 18日 星期一

典当需要权威资信防火墙

【字体: 】 来源: 中国商报·收藏拍卖导报

  如何规避经营风险?这个今年常被典当业界人士挂在嘴边的话题,近日又有了新内容,那就是上海市为加快推进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于日前制定的金融立法草案中,关于“金融征信平台”和“社会公共信用信息共享”的制度设计。据悉,此金融立法草案所制定的包括上述两项内容在内的83项金融措施计划于年内付诸实施。此举引起部分典当企业的关注。 

扩建信用平台 

  根据此金融立法草案的规定,上海市政府有关部门将配合国家金融管理部门建设金融业统一的征信平台,以扩大信用信息采集的覆盖面和数据量,健全完善信用信息记录制度和披露制度,改善信用信息查询服务,满足全社会多层次、多样化、专业化的信用服务需要。 

  引起典当业极度关注的重要一点,就是此金融立法草案中关于“社会公共信用信息共享”的制度设计。根据规定,上海市将鼓励信用服务机构开发和创新信用产品,支持信用服务机构的合法经营活动,支持金融机构在金融业务活动中使用信用产品,并推进在企业融资、创业扶持以及典当、融资租赁等业务中使用信用产品。而且上海市政府将指定专门机构,对工商、税务、公安、质监等行政管理部门和司法机关在履行职责中掌握的信用信息进行归集和处理,建立数据库。 

  据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上海总部主任苏宁日前披露,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将充分发挥“管理征信业,推动建立社会信用体系”的职能,在推动企业和个人征信系统建设、推动信用评级市场发展等方面,一如既往,不遗余力,目前这几项工作已经排上日程。 

  “这些举措将使上海的个人信用平台大扩容。”上海东方典当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福明分析说:“上海其实早在1999年7月,就成立了全国首家征信机构——上海资信有限公司,2004年开始建立全国集中统一的个人信用数据库,2006年建成并全国联网运行。但问题是,信用平台的使用仅限于各个行业内部,其中以银行业最完善,由此出现了行业壁垒、信息隔离、重复投入和建设、各自发展、资源浪费等问题,而在大金融范围内,即含银行、证券、保险、外汇、投资公司、租赁、期货等领域,却还没有一个统一的征信平台。现在,‘金融征信平台’和‘社会公共信用信息共享’有望解决这一问题。” 

典当缺乏顶级防火墙 

  “但‘金融征信平台’和‘社会公共信用信息共享’目前还没有明确规定说向上海的典当行开放。”上海典当行业协会会长吴贤达颇为遗憾地说:“其实,典当作为目前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的重要渠道之一,资信对它的生存和发展来说就是一道最有力的防火墙。” 

  因为典当目前在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同并使用的同时,其经营风险也在不断增加。而且行业发展不平衡的现象在典当行业中十分突出,小规模典当行的数量经常会占到某地典当行总数的70%左右,然而规模越小的典当行越缺乏自行评估客户诚信度的实力,而实力较强的典当行,从事大宗融资服务时所承担的风险几率也更大。所以无论大小典当行经常头疼“该给谁贷款、敢给谁放款”的问题,这也正是近来典当业疾呼“预警系统”建设之声日益高涨的原因之一。 

  而且近年来还兴起了在典当行抵押了房产、首饰、名表、古玩等来投资股市的时尚理财方式,有投资就有风险,如果这些抵押品或者质押品变成绝当,怎么办?按照一般的处理方法就是拍卖变现!但这在很多典当人看来,拍卖总归是弥补措施,与其事后拍卖,不如事前就对投资客的理财能力和信用状况“知根知底”。 

  但典当行又该通过什么方式去“知根知底”? 这就需要从专业、权威的资信平台间接或直接获得“信用产品”! 

  “目前比较简单的办法是,典当行借助银行的征信系统,查看法人或自然人的征信状况——是否欠着房贷不还、是否有坏账、是否上了征信‘黑名单’;还有一种更专业化、常规化的采信方式就是资信评估机构为典当行提供专业信用报告。”有典当行老总介绍说:“然而,典当行业目前还是缺乏一个统一的信用征信平台。虽然各地典当业差不多都有类似“客户不良记录”的信息平台,但那也是典当行用血的代价得来的,而且企业信用信息有限,征信成本高;社会公共信用信息共享又缺乏制度性保障,这些都是典当业经营风险加剧和发展不快的重要原因。” 

应当加入大金融征信平台 

  “所以说,典当业应当加入大金融征信平台,参与社会公共信用信息共享,建立行业统一的征信平台。而典当业征信平台作为大金融征信平台的子系统,应该实现全国联网。金融征信平台和社会公共信用信息共享制度在典当业推广是大势所趋,也是行业发展的需要。”王福明如此分析说。 

  对于全国性大金融征信平台的建设,很多专家则认为,应以法制为基础、以信用制度作为核心,以健全信贷、纳税、合同履约、产品质量、个人诚信的信用记录为核心,建立全国范围内信贷征信机构与社会征信机构并存,服务各具特色的征信机构体系,形成体系完整、分工明确、运行高效、监管有力的社会信用体系基本框架和运行机制。 

  其实,很多典当界人士都非常看好上海市政府即将搭建社会公共信用信息的共享平台。但在他们看来,社会公共信用信息共享制度虽然尚在初建阶段,远远没有达到满足现阶段经济发展需求的水平。目前最让人担心的是,专业资信机构要为典当行业提供信用报告或者信用数据,其中涉及的“信用”究竟如何采集?换句话说,政府、专业资信机构和典当行之间,围绕“信用产品”会发生怎样的联动成为上海典当行业对这一制度关注的焦点。 

来源:中国商报·收藏拍卖导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