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4月 8日 星期三

如何正确运用 相对不捕

【字体: 】 来源:

  2002年10月29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和上海市公安局第六次执法办案工作联席会议通过了《关于绝对不捕、相对不捕、存疑不捕和有条件批捕的适用条件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根据此规定将不捕分为三种类型:绝对不捕、相对不捕和存疑不捕。在此笔者将重点提出一些对相对不捕的认识和想法,以供大家参考。

  所谓相对不捕是指检察机关办理公安机关提请批准逮捕的案件时,对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但犯罪嫌疑人的犯罪情节较轻,可能被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缓刑,且具备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条件的,或者犯罪嫌疑人正受劳动教养、强制戒毒等行政处罚,人身自由已受限制,不需采取逮捕强制措施,可以直接起诉的,检察机关可作出不批准逮捕的决定。通常地说即犯罪嫌疑人的犯罪行为已构成了犯罪,应追究刑事责任,但由于情节较轻,或具有其他情节,可以对其实施有条件的不捕。
  相对不捕作为不捕形式中的一种,被《刑诉法》和《规定》予以明确,说明立法者和执法部门认识到这一措施存在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具体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1、有利于教育改造被告人,减少再犯罪的发生。对一些行为刚达到犯罪的标准,且犯罪情节轻微的犯罪嫌疑人(特别是18岁左右的青少年)实施相对不捕,有可能在法院判决时,宣告缓刑,让他们感受到国家对他们的宽大,从而消除对抗情绪,增强对今后生活的信心,严格要求自己,以免重落法网,从而实现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的统一。特别是现在重新犯罪有抬头的迹象,这一措施显得尤为重要。

  2、利于开展社会综合治理工作,有利于安定团结。如果对犯罪嫌疑人实施相对不捕,让他们不脱离家庭和工作单位,可以使他们不因犯罪而影响继续履行自己所负的家庭和社会义务,这对激励被告人加速改造,稳定家庭生活,促进社会安定有积极作用。另外对犯罪情节轻微的犯罪嫌疑人,由于其本身主观恶性不是很恶劣,实施相对不捕,可以避免他们和重刑犯接触,防止重刑犯传授一些犯罪经验和犯罪手法,从而降低重新犯罪。

  3、有利于减少诉讼成本。现在政府开始注意行政成本,作为司法机关也应该考虑诉讼成本的概念。对达到条件的犯罪嫌疑人实施相对不捕,可以缓解看守所和劳改场所的压力,减少一些财政开支。另外可以让司法办案人员的精力更多的放在重、特大案件的侦破、重大经济案件的侦破上及相关的综合治理工作中去,从而为经济发展创造良好的治安环境和社会环境,真正为经济发展保驾护航。

  综上所述相对不捕在改造被告人、预防犯罪和维护社会稳定等方面有重要作用。但在执法实践中,相对不捕运用较少,而绝对不捕和存疑不捕所占比例较大。据统计2001年以来至2003年5月我院共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的案件共31件。其中不构成犯罪绝对不捕的案件为15件,占不捕案件总数的48.3%,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而存疑不捕的案件为14件,占不捕案件总数的45.1%,因犯罪情节轻微,构成犯罪而无逮捕必要的相对不捕的案件为2件,仅占不捕案件的6%。从中我们不难看出绝对不捕和存疑不捕在不捕案件中所占比例较大,而相对不捕在整个不捕案件中的比例较小。而另一方面笔者在统计2002年长宁法院刑事判决情况时发现,2002年长宁法院对120名被告人作出了拘役、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和不满三年有期徒刑(缓刑)的刑罚,其中这120名被告人中,被采取逮捕强制措施的有47人,占人员总数的39.1%,所占比例较大。另外笔者在查阅这47名犯罪嫌疑人的报捕材料中,发现有23名犯罪嫌疑人为本市常住人口,有固定住所,且这23名本市犯罪嫌疑人当中涉及的主要罪名有盗窃、伪证、交通肇事、侮辱、诈骗、容留卖淫和容留吸毒等,这些罪名大部分为财产型犯罪、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类犯罪及过失类犯罪,这类的犯罪嫌疑人如果实行取保候审和监视居住的话不会对社会治安有太大的危害,且具有采取除逮捕外的其他强制措施的条件,即可以考虑相对不捕。通过两组数据的对比,一方面相对不捕适用较少,另一方面已经采取逮捕措施的犯罪嫌疑人当中有相当一部分具有相对不捕条件的,这一对矛盾反映出在执法实践中,如果犯罪嫌疑人的行为构成犯罪的话,通常采取逮捕这一种强制措施,而很少考虑是否可以适用其他强制措施。

  从上述内容的分析可以看出侦查监督部门在审理报捕案件时,对于行为构成犯罪的犯罪嫌疑人,往往直接作出逮捕的决定,而并没有严格按照刑诉法60条规定的逮捕条件进行审查,这就涉及到逮捕案件质量不高的问题。

  造成这现象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1、顺应严打的需要。相对不捕实际上是对两可(即可捕或可不捕)案件而实施的一种强制措施,即这类案件即可以作出逮捕决定也可以作出不逮捕的决定。往往在严打斗争中,本着"能捕尽量捕"的思想,使用逮捕这一严厉的强制措施,给实施犯罪的人产生威慑力量,起到杀一儆百的作用。另外在严打斗争中,往往要求做到快审快结,而要实施相对不捕,就必须花费额外的精力来审查犯罪嫌疑人的取保候审条件是否充足,保证人是否可靠等条件,势必影响案件审结效率,和严打要求相悖。

  2、相对不捕案件不捕后对犯罪嫌疑人的监督措施不力。在具体执法实践过程中,因警力有限,对犯罪嫌疑人采取监视居住和取保候审的条件不是很有利,如果采取相对不捕,而犯罪嫌疑人又没有遵守取保候审和监视居住的规定,发生逃逸或窜供等情况的话,就有可能影响诉讼程序的顺利进行。所以从有利于侦查、诉讼顺利进行的角度,往往实施逮捕,对犯罪嫌疑人实施人身控制,以确保诉讼程序的顺利进行。传统意义上行政处罚和逮捕这一强制措施不属同一性质,重复关押。此次出台的新规定对犯罪嫌疑人正受劳动教养、强制戒毒等行政处罚,人身自由已受限制,不需采取逮捕强制措施,这对相对不捕界定了新的内容。而以前通常做法是侦查监督部门对已接受行政处罚的犯罪嫌疑人,如其行为已触犯刑法,不会因其人身已受到限制而实施不捕,而是重新对其实行逮捕这一强制措施。

  3、由于考核机制造成逮捕率上升。这种考核机制包括公安的考核机制和检察机关内部的考核机制。公安刑队在考核侦查人员的侦查工作是以已经批捕的人数来计算,造成公安侦查人员对有犯罪嫌疑的犯罪嫌疑人,往往采取直接向检察院报捕的形式,有时甚至为了凑数对已经采取取保候审的犯罪嫌疑人重新拘留,予以报捕。而检察机关内部考核有不捕的预警机制,所以往往对不构成犯罪或证据不足的案件直接作出不捕决定,而对于构成犯罪而情节轻微的犯罪嫌疑人,往往会采取逮捕的强制措施,以便降低不捕率。

  所以相对不捕在实际运用中较少,有执法实践中制度的原因,人力、物力的原因,也有观念上的原因。如何正确运用相对不捕,使其发挥其应有法律作用,是我们必须面临解决的问题,笔者特提出以下建议:

  充分针对各犯罪嫌疑人的特点,及案件特点适用相对不捕。首先要严格按照刑事诉讼法60条的规定严格把握逮捕条件,为确保诉讼程序的顺利进行,必须对使用相对不捕的犯罪嫌疑人进行严格的资格审查,在确定其犯罪行为可能判处徒刑以下、涉嫌的案由相对社会危害性较小情况下,来审查其是否有固定的住所、是否有条件支付保证金及是否有保证人等条件,如果均符合条件的话,可以考虑对其实施非逮捕的其他强制措施。另外如是共同犯罪,则要考虑不实施逮捕措施,犯罪嫌疑人之间是否有窜供的可能。

  对相对不捕的犯罪嫌疑人要有一定的跟踪联系机制。即对于相对不捕的犯罪嫌疑人,在对其采取取保候审措施后,司法机关可以和其所在的单位、学校及其居住的街道居委会共同对其进行监管,了解其的思想动态,以防止意外情况发生,影响诉讼程序进行。另外对于这类案件要实行快诉,尽量在较短的诉讼时效内予以判决,以防止因不捕,而可能出现的逃逸、毁证或窜供等现象。

  改变执法观念。对于正在劳动教养的和正在强制戒毒的犯罪嫌疑人,本身人身自由已经受到限制,如果劳动教养的时间和强制戒毒的时间较长,采取不捕,不会影响诉讼程序的话,可以直接起诉,不必再实行逮捕,重新办理关押手续,以免浪费人力、物力和财力。

  建议改革公安和检察机关内部的考核机制。经济在改革,我们司法机关的工作机制也在不断地改革,如何让司法机关的工作更好地服务大局,真正为经济发展提供良好的社会环境和法制环境,是我们司法机关改革的方向。既要注重打击犯罪,又要注意预防犯罪,不能光打不防,也不可能只防不打。所以在内部考核机制中要确立一套更科学地考核办法,既能考核执法人员的具体工作总量又能考核他们的执法水平,使其能真正理解立法的本意,从而正确运用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