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4月 8日 星期三

翻译人员参与刑事诉讼存在的问题及建议

【字体: 】 来源: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九条第一款规定:各民族公民都有用本民族语言文字进行诉讼的权利。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对于不通晓当地通用的语言文字的诉讼参与人,应当为他们翻译。刑事诉讼活动中,翻译人员作为诉讼参与人,贯穿于整个刑事诉讼活动,不仅要协助配合司法机关通过讯问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审清有关犯罪事实,同时还要切实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以保障整个诉讼活动的顺利进行。当前办理的刑事案件中主要有两类人需要聘请翻译,一是少数民族,二是聋哑人,由于审理此类案件对语言文字要求的特殊性,从而决定了翻译人员在参与案件审理过程中具有不可或缺的地位和置关重要的作用。

  然而,现有的立法仅仅对翻译人员的法律地位做了解释,但对于翻译人员参与诉讼活动的有关事项并没有明文规定,对翻译人员也缺乏规范化、制度化的管理,因而在司法实践中存在一些问题。

  (一)翻译人员参与诉讼缺乏监督制约机制

  1、同一名翻译人员参与个案的整个诉讼过程。众所周知,刑事诉讼分为侦查、公诉和审判三个阶段,而这三个阶段分别是由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的承办人对案件进行审查,目的就在于通过不同部门办理案件,从而达到互相配合、互相监督、互相制约的目的,做到不枉不纵,公正执法。而当前,由于专业翻译人员匮乏等种种原因,由同一人在三个诉讼阶段担任翻译工作的现象比比皆是,可能会对办案人员客观公正地审查案件产生负面影响。其一,翻译人员在侦查阶段多次参与对犯罪嫌疑人的讯问后,对案件的基本情况、主要犯罪事实已经十分了解,极易在主观上形成一种思维定式。在随后的公诉乃至审判阶段,翻译人员参与讯问就往往会先入为主,将其先前熟悉的事实再复述一遍给承办人,而忽略了犯罪嫌疑人其后补充的证明自己无罪或罪轻的辩解;其二,由同一人员由始至终担任翻译,那么对其翻译的准确性、客观性就无从考查,更谈不上互相监督、互相制约了。

  2、共同犯罪案件中一名翻译同时为数名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进行翻译。刑诉法规定,一名辩护人不能同时为数名被告人进行辩护,这既是为了维护当事人的权益,也是为了确保诉讼活动的顺利进。然而,对于翻译人员法律没有作这样的规定。办案人员在讯问聋哑或少数民族犯罪嫌疑人时,主要是依靠翻译人员的翻译来记录其交代的犯罪事实,至于两人之间交谈的内容却不得而知,一旦出现某些翻译人员受利益驱使等原因趁机暗中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进行串供等违法行为,势必造成司法机关办案被动,甚至还会导致翻案、撤案等严重后果。

  3、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无权自行聘请翻译参与诉讼活动。笔者认为,作为当事人,都有应有自主聘请翻译的权利,前提是在机关审定认可的情况下使用。我国法律一方面强调翻译人员的中立性,另一方面又把聘请翻译的职权交给法机关行使,由司法支付一定的报酬聘请翻译。这种观存在的雇佣关系决定了翻译人员是为司法机关提供服务的,而这种服务必然是以维护司法机关的利益为出发点。翻译人员的定位和实际处境相矛盾,使得翻译人员处于不能中立的结构中,有损于司法公正。

  (二)翻译人员的管理体制尚未建立

  1、未设置专门的翻译人员管理机构。由于缺乏相应的部门进行管理、调控,目前,对翻译人员的管理处于一种杂乱无序的状态。其来源都是从社会上聘请的,针对聋哑人的手语翻译一般是通过从聋哑学校聘请在职的或退休的教师担任,而少数民族语言翻译特别是新疆语翻译往往是办案人员间相互介绍,从社会上请来懂新疆语的人参与审案。这些人员良莠不齐,对他们的信任仅仅是依赖于长期的合作关系,而无法在实质上对其进行监督,他们是否能够依法履行自己的职责,遵守职业道德无从考察,一旦发生翻译人员为当事人串供、隐瞒案件事实等问题,根本无法掌控。

  2、缺乏对翻译人员资质审定等一系列的考核体系。翻译人员作为诉讼参与人,其作用不仅是要协助司法机关办案人员查明案件事实,也要切实维护当事人的权益,必须居于中立的地位,从公正的角度来进行翻译。这种职业的特殊性必然要求其具备良好的职业道德素质和业务素质。但目前,对翻译人员资格的审定、翻译水平、法言法语的应用能力没有任何的审核和评估办法,对翻译人员参与诉讼的程序、职责范围、业务培训及对其活动的监督等等都无章可循。翻译人员的良莠不齐,将直接影响到案件的质量。

  3、收费标准不相统一。现阶段由于人员的匮乏,存在一名翻译同时被几个区的司法部门同时聘请而分身乏术的现状,再加上没有统一的收费标准,不同的区域、不同的司法机关付费各不相同,因而有的翻译人员择高弃低,挑三拣四,影响司法机关正常的办案进度。

  鉴于上述存在的种种弊端,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司法公正的体现,因此,改革与完善现行的翻译人员制度,是我国诉讼领域法制化建设的必行之路。而兼顾公正和效率及保持与我国诉讼制度的协调统一是解决上述问题的根本出发点。基于以上认识,对确立翻译人员制度提出以下建议:

  (一)设立专门的从事翻译工作的机构及其主管部门,确保在刑事诉讼活动中严格的中立性和公正性

  基于目前翻译人员都是从社会上聘请的现状,因此不可避免地存在临时性、分散性和无序性的特点,从确保诉讼活动顺利进行和提高办案效率的角度出发,设置专门的翻译机构具有积极的意义。此外,从司法公正的要求看,对翻译机构的管理不应当是执行诉讼职能的司法机关。在我国,公安机关和人民检察院是刑事诉讼中执行控诉职能的一方诉讼主体,对其控诉主张承担举证责任,人民法院在诉讼中执行着审判职能,本居于诉讼的中立地位,如果让上述三家机关中的任何一家来行使管理职能,就会有损翻译在诉讼活动中中立和公正的法律地位。因此,翻译机构应当同公、检、法机关分离,予以单独设置,并由独立于诉讼之外的司法行政机关对其行使管理职能。这样更能保证翻译的真实性、客观性,避免许多人为因素的干扰,保障司法公正。

  (二)建立翻译人员统一管理制度,实行主体资格预先审定等制度

  刑事诉讼中的翻译是一项具有一定技术性和专业性的工作,翻译人员不仅要熟练地掌握手语或少数民族语言,而且还要懂得一定的法律基础知识,更为重要的是必须具备良好的职业道德。为了保证翻译的正确性和公正性,需要确认翻译人员主体的资格。根据我国的实际情况,翻译主体资格的确认应采取预先审定的方式。无论是专职亦或是兼职的翻译人员都应由司法行政机关统一审核确认,登记在册,颁发资格证书。对翻译人员的统一管理同时还应包括界定其参与诉讼的职责范围和程序,制定翻译能力的考核标准,确立业务及职业道德的培训和职称晋升的制度,完善对翻译人员参与诉讼的业务指导和监督,如上述提及的同一翻译人员参与整个诉讼活动就可以改为由三个不同的翻译人员参与侦查、公诉、审判阶段;数名犯罪嫌疑人的共同犯罪案件分别由不同的翻译人员为其担任翻译,以此作为一种监督制约手段,制止可能发生的"暗箱操作"行为,以利进一步加强审案的客观性和真实性,保障司法公正。此外还应制定对翻译人员的必要奖惩措施,包括资格的取消以及确定统一的收费标准等等。

  (三)亟待完善立法,加快翻译人员职业化道路

  由于参与诉讼的翻译人员大多是业余的,工作、管理都呈现无序的状态,而综观我国当前的立法,对翻译人员参与诉讼也没有相应的法律法规予以规定,因此要打破这种现状,当务之急是必须尽快建立有关法律法规,制定翻译人员职业化的有关制度,使翻译工作真正步入法治化健康发展的轨道。

  综上所述,建立与完善我国的翻译制度,可以纠正与改变当前实践中存在的主要缺陷和弊端,有利于促进翻译这一服务于司法诉讼活动的技术性活动更加客观、公正,使其在诉讼活动中发挥应有的作用,为社会主义法治社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