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11月 18日 星期一

银根收紧典当业伺机扩张

【字体: 】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年关时分,企业资金压力加剧,去年的快速增长使典当成为新的热门融资渠道

  典当,这个在很多人印象中依然非常古老的行业,正在以外人意想不到的速度扩张,并开始在中国的融资体系中谋求更多的话语权。而始于去年4月份的宏观调控,着实帮了典当 业一把。

  和以往一样,银行在去年的宏观调控到来时采取了“刹车式”的做法。小企业抱怨说,不仅贷款审批更加困难,有些本来已经批下的贷款也停止发放,使得企业立刻面临资金压力。

  “银根收紧后,企业有几种选择,第一个就是转向典当、租赁和民间融资等其他融资渠道。”上海市小企业(贸易发展)服务中心金融服务部部长李强说。

  当许多行业在宏观调控、银根收紧面前“踩刹车”的时候,不起眼的典当行业却放足了油门。

  2004是“典当年”

  宏观调控之后,以短期融资见长且手续便捷的典当迅速进入融资者的视野。上海元通典当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赵羽说,从去年5、6月份开始,公司的业务放量增长,到10月份时增幅才逐渐平稳。颇有戏剧性的是,元通典当原本不仅可以不受宏观调控而且有望抓住这次行情,却没料到母公司未能逃脱宏观调控的影响,截至去年11月,元通典当因头寸不足只发放了1.3亿-1.5亿元的当金。

  但还是有不少典当行及时抓住了这一波“行情”。前年上半年开张的上海大众典当,在宏观调控开始后不久就向有关部门提出增资扩股的申请。因为当金余额不能超过公司注册资本的两倍,区区600万元的注册资本赶不上突飞猛进的业务增长。宏观调控开始后仅仅两个月,公司的业务量就上升了10%-15%。

  宏观调控以来,资金紧张的小企业纷纷把写字楼甚至企业主的自有房产典当,换取短期资金;而银行收紧个人房贷之后,不少房产投资者也通过典当拿到“过桥资金”。

  上海典当行业协会的数据表明,去年上海各典当行超过八成业务来自房产典当。王福明说:“典当业去年有两个明显转变,其中之一就是当品转向房产”。

  自2001年《典当行管理办法》公布以来,房产典当进入典当行业务范畴,但真正红火还是在近两年。李强指出,楼市坚挺,房子成了“硬通货”,贬值风险较小,所以这一业务受到广泛欢迎。

  上海典当行业协会统计表明,去年上海当金发放总额有望超过40亿,同比增长将超过10%。这个数字在融资渠道相对丰富的上海,已经是非常难得了。来自山东的最新统计数据表明,去年山东省58家典当行,累计完成典当业务14000笔,同比增长97.2%;累计发放当金超过17亿元,同比增长134.3%,接近8成的典当行累计发放当金比前年同期实现了增长。

  紧扣小企业融资

  对典当业而言,这次宏观调控带来的利好究竟是窗外一晃而过的美景,还是行业脱胎换骨的一次助推?越来越多的典当行经营者倾向于后者,东方典当行总经理王福明就是其中之一。

  王福明甚至不认为典当业的增长与宏观调控有本质上的关系。王福明承认,从宏观调控开始的去年5、6月份开始,公司业绩加速增长。但他认为,即使没有这次宏观调控,典当在中小企业融资中的地位仍然会越来越高。

  “典当行现在是有钱人来的地方。”王福明说,以往市民生活困难典当贵重物品度日的情形几乎已经绝迹。他介绍,目前东方典当行的主要客户是年收入10万元以上的个人和注册资金一两百万元的小型企业。前者通常理财意识超前,后者则难以向银行贷款,并且短期资金需求旺盛。

  除了上述的转向房产,王福明所说的另一个转变,就是典当业转向中小企业客户。王福明认为,此次宏观调控开始之后,之所以不少小企业迅速转向典当,与典当业自身向小企业融资方向发力有关。2002年5月成立之初,东方典当就确立了面向中小企业的业务方向,迄今累计向中小企业发放当金25亿元,占所有当金的85%。

  东方典当不过是当时群起掘金中小企业融资的典当行之一。赵羽回忆,自2001、2002年开始,新设立的典当行多数定位于中小企业融资。“现在做典当有两种思路,一种是传统的服务于消费,主要面对街坊市民;另一种是服务于生产与投资,主要面对中小企业和个体工商户。”他估计,目前上海约三分之二的典当行定位于后者。

  “你的地位取决于你服务对象的地位”,这句话正在典当业上得到体现。尽管“拾遗补缺”仍是典当业内的口头禅,每年区区数百亿元的当金也与银行贷款无法相比,但随着在短期融资上逐渐发挥出独特优势,典当正向中小企业融资一路狂奔。

  重返金融业?

  2000年下半年,典当业主管单位由中国人民银行转为商务部前身的经贸委,典当遂脱离金融业成为“特殊工商企业”。眼下随着典当在小企业融资上越来越活跃,其金融色彩越发浓重。

  去年10月全国典当专业委员会主办的研讨会上,有学者甚至提出,典当业不是某一行业的拾遗补缺,要培育以信用中心的管理理念,要从产品的核心能力识别,转换为以企业家为识别核心能力,要开发新的金融工具。按照这一思路,典当行的关键“手艺”,将不再是识别珠宝玉器,而是识别信用,而这恰恰是金融机构的最大特点。

  那些经历过风雨的典当行,的确已经在信用风险管理上非常灵活和严格。王福明介绍,目前东方典当专门开发了房产评估系统,并内部培养专门的评估师。实地勘查和抵押公证已经成为房产典当的行业惯例,公司通常会拒绝只有一套房子的当户,因为一旦发生绝当,此类房屋难以拍卖。

  但这种“边缘金融”的观点,在目前典当业定位探讨中显得格外“前卫”,已经尝到融资业务甜头的业内人士也显得底气不足。赵羽认为,目前典当业所取得的业绩与中国金融业垄断造成的空隙有关,而一旦中国金融业开放并活跃起来,典当很可能再退回民品典当的老路,元通典当也因此做好了“两手准备”。

  李强认为,注册资本金普遍偏低影响了典当的作为,使得典当业的企业客户还是生产型小企业,对于短期资金量较大的商贸型企业,典当难以满足其融资需求。

  学界的观点则显得更加积极。复旦大学金融学教授陈学彬认为,“边缘金融”的说法低估了典当的金融“成色”。他认为,典当等其他融资渠道和银行、资本市场等相互间不可取代,共同构成中国的金融体系。他说:“不同层次的融资渠道都应该得到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