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4月 8日 星期三

这行那行 行行都行

【字体: 】 来源: 《地产星空》

一个五年,他将上房置换做成行业龙头;又一个五年,他将东方典当做成全国老大。用王福明自己的话说,他这个人比较好强,做事情有超乎常人的认真,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当下的典当行业有句俗语:中国典当看上海,上海典当看东方。如今的王福明,几乎没有太多的时间坐在位于斜土路宽敞的办公室里。他不由自主地变成空中飞人, 每天不仅忙着公司业务,同时,作为上海典当行业协会副会长的他得出席数不清的各种会议。以致于他许多个人爱好都被隐藏;吉它弹到专业水平;唱歌唱到专业水平;甚至会自己打家具,自己做西服……

动迁中觅得商机
王福明的经历甚至带有传奇色彩。70年代末,未满20周岁的王福明就是上海三大祥实业公司的工人。1992年算是他人生的一个转折。这一年,他加入卢湾区市政建设发展总公司,参与了卢湾区的旧区改造和市政建设。如果说小时候的磨难锻炼了他百折不挠的性格,那么在卢湾市政建设发展公司的五年,则为他未来事业的发展确定了方向。

在卢湾市政建设发展总公司时,王福明的主要工作就是负责危屋简楼的拆迁。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工作,王福明一干就是五年。不管如何难,王福明还是坚持走了下来,并取得不小的成绩。
作为动迁公司的一员,一方面想着政府的限迁时间。另一方面是居民的利益。当时能用得上的动迁法规只有“4号令”。在这个法规指导下,经过工福明等人孜孜不倦的努力,许多百姓比较满意地接受了动迁,这是王福明自豪的,他认为大上海的繁荣有自己的贡献。当然在动迁过程中,也有许多人不理解。甚至出现动手打王福明的事情,但王福明却说理解市民的行为。

在一次次的“冲突”和动迁实施过程中,王福明学到了许多动迁的政策和了解了市民的需求,也学了不少房地产知识。他逐渐掌握了市场信息,透过纷挺复杂的问题,他开始意识到供求关系之间存在者商机。

王福明回忆说,上世纪90年代,上海的交通还不发达。当时从卢湾动迁到闵行、浦东等区域的动迁户都不大想去这些区域。而另外一些没有动迁的部分市区居民却想把房子换大一些,在这样的需求影响下,房屋置换的 “雏形”市场就应运而生。在市场需求的基础上,王福明他们总结出房子评估、签置换合同和补差价、办理相关续等一整套流程。也就在这个时期,在卢湾市政建设发展总公司工作的王福明去了一两次香港,这让他有机会接触到香港中原、21世纪不动产和美联等中介公司。受香港中原等中介门店的启发,他认为中国人有根深蒂固的土地、房产情结和以不动产为代表的财富象征,他十分肯定地认为上海的房地产市场将大有可为。

带领上房走向辉煌
1997年,王福明离开卢湾市政建设发展总公司。他同时舍弃的是6、7万元的年薪(这在当时非常高)和政府的部门背景。在当时,王福明的领导和同事都不理解他的举动。他们认为,在这里(卢湾市政建设发展总公司)很好,求你的人很多,你朝南坐的,你为什么要走?但王福明认为收入和权利都不是很主要的,而一个新型行业对于他的吸引却更大,如何实现人生的价值被无限放大。

和周忻等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合伙创办了上房置换后,王福明身任业务部经理。刚开始的时候公司没有门面,所有业务都在一间办公楼里进行。当时市场火爆,他们每天接待的客人多达200余人,收到的房卡(产权证)就高达50余份,这在今天的市场上是不可想象的。其他职员基本上是下岗女工, 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和实践,这些人都变成房地产职业经理人,有些人甚至以后过上比较富裕的生活。上房置换经过几年发展,门店扩展到108家、成立了5个业务中心和4个部门。尤其难能可贵的是上房置换总结出了一套完整的操作流程和规范。

发展几年后,王根明发现了房地产交易中的新商机。为了有效地改善二三级市场的联动,他和周忻等人着手成立了上海房屋销售有限公司,王福明身任常务副总经理。王福明认为他们组建上房销售的原因主要有三点。一是上房销售做一个从普通住宅到高端市场的综合住宅销售体系。在这点上,上房置换面向中低端市场的服务对象显然不能满足公司发展的需要。二是由于上房置换积累下的知名度,在行业内产生了效应。当时,开发商建好楼盘后,楼盘动销艰难,而居民想买新房子又没有钱。王福明他们就看到了其中的商机,一手通过上房置换去化旧房子,再吸引这部分人将手上的钱买上房销售代理的新楼盘。通过这两笔生意,上房置换和上房销售赚得“盘满钵满”。三是良好的社会效应,使得上房品牌在当时深人人心。特别是一个“特价房销售中心”的名头更是达到妇孺皆知的程度。

东方典当做到老大
事业上的一个个成功,并没有让王福明止步不前,他似乎天生就是为挑战而生。在上房销售达到事业顶峰的时候,他反而进入一个陌生的,他从未做过的行业——典当。由国拍、上房等共同出资筹建的上海东方典当行于2002年5月18日在上海成立。

王福明以前没做过典当行,他敢接手这样一个公司,一方面是领导对他的信任,另一方面就是自己那股子“不服输”的精神。他说,自己接手东典之后,拉了一帮刚有点社会经验的大学生就做起了东典。经过五年的发展,东典不仅成长为全国虽大的典当企业,更是培养了许多人才。难能可贵的是,在不断的摸索和探求过程中,东方典当总结出一套行业的经营管理、服务准则和行业规范,这些标准逐步被其他典当行接纳和应用。

“现在,典当行在老百姓心中的地位变化可以称得上的颠覆性的。”王福明引以为豪的是,经过行业同仁的共同进步,典当公司逐步走出了人们固有的认识。王福明认为,典当行业再也不是传统的旧社会的形象,典当行不再是穷人当东西的地方,而是有钱人资金周转的一种便捷渠道。

2007年5月18日,上海东方典当成立五周年。经过五周年的发展,东方典当的一举一动都引起业界的关注。王福明说,目前东方典当行的客户群体中,有80%的客户是中小企业、民营企业和合伙经济。这些人中资产多的过亿,少的也有三、五十万,剩余的客户大部分为普通市民,现在穷到典当东西的人占的比重少之又少。上海的典当业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典当业绩成倍上升。2001年上海典当贷款仅有7.8亿元,而到2006年,这一数字达到96亿元,今年过100亿是铁板钉钉的事。

王福明认为,典当行作为商务部和公安部共管的非金融机构,首先在解决企业或个人短期融资方面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典当行的许多操作手段和流程都比银行来的快速和简单。比如50万元当天放款,这是任何一家金融机构都做不到的。其次,引导社会媒体和普通市民对典当行的功能有了再认识,教会了普通市民或中小企业如何巧用典当行。五年来,东方典当行共发放贷款总额达60亿元,而由于王福明以前长期从事房地产行业,其推出的许多针对房地产质押的项目尤其受社会认可,房地产相关典当业务占到东方典当行的80%。

多才多艺 才华横溢
作为一个平均员工年龄不过30岁的公司当家人,王福明快言快语,兴趣广泛,堪称玩一样精一样。看到笔者的相机他举起来就拍。他说,业余时间他也喜欢拍照片,虽然玩票,但坦率地说,王福明拍出的照片在取景、布局等方面有专业的痕迹。王福明也坦言,为摄影他花了不少钱。

回忆起过去。他说,年青的时候到无锡跟着他舅舅学过木匠,学成后回到上海还给家里打了几件衣柜,甚至让邻居都竖起大拇指。更让王福明得意的是,他结婚时穿的西服是他亲手做成。

更让笔者吃惊的是,王福明的歌唱得特别好,而且弹得一手好吉它,甚至举办过个人演唱会。虽然他一再说那是过去的事情了不愿意多提。但他在接受电视台《财富人生》访谈时还是吐信了心声,唱过《迟到》一炮走红的张行、有吉它弹唱先驱之称的庄鲁迅都是他那时的玩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