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4月 9日 星期四

抢食典当行 业内人士揭地下钱庄凶猛"食物链"

【字体: 】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久违的牛市“烘热”了一个隐秘的行业——地下钱庄,而今其热度甚至威胁到了阳光之下的典当行业。

  “如果再不清理整治地下钱庄,正规的典当行可能就没饭吃了。”不久前在上海举行的一个典当融资论坛上,部分典当行经营者如此呼吁,因为一些地下钱庄已“打入典当行业内部”,把部分名不副实的典当行当成了业务联络点。

  上海东方典当有限公司总经理王福明认为,地下钱庄的经营活动游离于正常监管之外,不仅大大侵害了正规典当行的利益,也是国家金融稳定的极大隐患。

  地下钱庄“抢食策略”

  在王福明看来,目前和典当相关的行业,如中介机构、财务公司等,不少都是不合法的。“这些非法融资机构就像和正规典当行并排行驶的汽车,(因为监管的缺位)出了事故后很难找到肇事者。”

  王福明说,之前由于典当行业并不规范,给普通百姓留下的印象就是高利贷。这也给地下钱庄留下了“空子”。

  记者调查发现,在一些地下钱庄泛滥的地区,正规典当行受到的冲击的确不小。许多市民和中小企业都不敢轻易和典当行打交道,生怕对方冷不丁关门大吉,卷铺盖走人。

  人们对于典当行的担忧,在王福明看来其实是对地下钱庄的担忧。地下钱庄不仅影响到整个典当行业的生存,甚至还影响到上海的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

  王福明向《第一财经日报》介绍:“上海正规的典当行目前有120家左右,民间非法融资机构则有典当行的几倍之多。从资金及运营成本来说,典当行和地下钱庄相比,几乎没有任何优势。”

  王福明解释,地下钱庄的员工是没有工资的,他们通过做单提成来获取收入。相对于地下钱庄,经营典当行业的成本则高很多,包括资金成本、人员成本、税收成本、广告成本等。 

  仅从典当行的广告成本来说,目前上海已经突破了1000万元/年。地下钱庄却可以通过各种非法的渠道做广告,在内容上当然也能逃脱广告法的约束。譬如有些地下钱庄的广告明确提出免信用担保。王福明说:“这样的说法明显是骗人的,即使在美国,也不可能做到免信用担保。”

  不过,地下钱庄与私营企业的老板一般都是熟门熟户,“买卖双方”在长期的业务合作中产生了较高的信任度。地下钱庄不轻易接受陌生客户的业务,而是通过老客户介绍新客户的方式,不断扩大客户范围。地下钱庄的借贷方式也十分隐秘,无论是存入还是贷出,均只写借条。

  “正因如此,地下钱庄生命力才异常顽强。固定的客户使得其有稳定的收益,也减轻了被查处的危险。”王福明说。

  通常典当行贷款的月息是5%,而地下钱庄的月息则高达10%~30%。上海典当行去年的融资总额为96亿元,今年一季度达28.6亿元,预计今年可融资100亿元。但这个数字却远远低于地下钱庄。“没有人对上海的地下钱庄融资数额作过统计,去年有一个说法是至少300个亿。”王福明告诉记者。

  中小企业融资困局

  快速发展的典当行,均将重点放在了中小企业的融资上。

  “东方典当行过去5年累计放贷60亿元,其中42.3亿元是放给中小企业的。”王福明说,“我们每天要保证800万元的现金供应量,按照现有资金的10%来供应中小企业融资之需。”

  而对于中小企业来说,典当行不仅可以融入资金,还可以成为多余资金的出口。 

  然而据王福明介绍,由于众所周知的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地下钱庄获得了生存的土壤。“比如浙江这个中国民营经济最发达的地方,同时也是中小企业和地下钱庄关系最暧昧的地方。很多中小企业在资金出现缺口的时候,往往会寻求地下钱庄进行融资。”

  王福明认为,要改变中小企业从地下钱庄融资的做法,除了政府大力打击地下钱庄外,正确的引导和宣传也必不可少,“特别是要改变人们以前对典当行业的不好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