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4月 8日 星期三

全国典当看“东方”

【字体: 】 来源: 文汇报


  第一次见到王福明,是在一个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座谈会上,他说:“我发自内心感恩30年,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我的今天。”一番真诚的表白,激起与会者的共鸣。

  再见到王福明,是在东方典当有限公司那个窗明几净的总经理办公室。正说着,楼下门柜一个业务员拿来一件和田白仔玉饰品请他估价,一看一摸,他随即报出了当金数目,前后不到一分钟时间。谈笑间即成交易,王福明举手投足的气定神闲,尽显这位上海最负盛名的典当行“大掌柜”的大家风范。

  王福明爱动脑筋,善于观察,动手能力尤强。他学做服装,擅长木工,甚至结婚用的西服也自己裁剪。看似平淡无奇的寻常岁月,却在世代传承的周而复始中积蓄智慧和力量,等待着机缘巧合的降临。

  跨入20世纪90年代的上海,动迁中悄然萌动的民间换房,比教科书更生动地诠释着经济学原理。“当时自发形成了换房一条街。看一套房子,收5毛钱或者1块钱,这就是现在的佣金概念,同时也形成了调房集市。”生性敏感的王福明,不但发现交换产生价值,而且产生市场。他坚信,房屋置换是个巨大的新兴市场,并且经过精心的谋划运作,风风火火地把“上房置换模式”推向了极致,一时在坊间赢得了“上海滩最大黄牛”的雅号。

  然而,就在人们对王福明的骄人业绩刮目相看之时,他却移情别恋,惊世骇俗地一脚踏进了典当这个古老行业。当“东方典当”在新世纪二年的锣鼓声中揭牌时,相识和不相识的人们都惊讶地打量着这个不安分的灵魂。

  即便已然历经1800年的盛衰浮沉,典当在常人眼里,依旧定格在当年电影小说的影像中:写有“当”字的巨大店招,望而生畏的高大柜台,头戴瓜皮帽的朝奉先生。

  王福明此为何来?

  对一个永不知足的创新者,这与其说是挑战财富,不如说是挑战自我。不但对被称为类金融的典当业的知识空白急待学习充电,尤为急迫的是,要赶紧消除人们至今对典当的无知隔膜。

  “很多人对典当还有偏见,认为进典当行是很丢脸的事情,但现在情况变了,来典当行的很多都是有钱人。在过去,私家车、房产、出国留学都是权力或财富的象征,但现在都可以通过典当来实现。”王福明逢人就吆喝,而成功也在孜孜不倦的努力中叩响门扉。

  他还清楚记得东典开业的第一单生意。迎门而入的第一个客户叫宋清凤,当物是黄金手镯、项链等饰品总重量142.28克,当金9500元,当年是每克66.8元。当她说要在东典把这些东西当一个月的时候,王福明和在场所有的人都激动不已,当即向这个客户承诺,五年之后她再拿着今天的当票来东典,将全额退还当金及收取的综合费用,作为回报。在王福明一诺千金的背后,是他决意把东方典当办成中国典当业的标杆企业,成为名副其实的专业融资、特色理财的服务平台。

  实际上,如今来找王福明的客户,80%以上都是中小民营企业主,几乎清一色的老板。在普通市民中,也大多是富裕起来的人群,以及白领人士和具有创业雏形的小老板。只要有一时之需,他们就会想到这位理财高手。

  “典当实际是动产不动产的价值二次发现,我们就是通过物品质押融资来为发展经济、支持生产、活跃流通、方便群众服务。对中小企业来说,典当行不仅可以融入资金,还可以成为多余资金的出口。”这个当年的布店学徒,现在已跻身MBA硕士行列,俨然成了金融专家。

  一滴水见太阳。客户群的变化折射出社会转型的进步,东方典当由小到大的发展,浓缩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从温饱到小康的历史性跨越。

  既然重获新生的典当行已成为现代服务业一支不可或缺的新军,那就不能再停留在以珠宝、手饰、手表等民品为主的传统业务上。

  就这样,根据自开业就确立的高标准、高起点、规模化、连锁化经营思路,“东典九大融资宝”推出了,“三大网络远程管理及评估体系”建成了,全国独创的“东典融资一卡通”项目开发了,而以房地产抵押为主体的业务比重已达到80%。

  王福明长期专注于为非公经济和中小企业提供短期融资服务。企业推动了行业,行业带动了市场,东方典当为规范上海的短期融资市场作出了一定的贡献。

  东典模式的成功运作,正在成为全国典当业的风向标。“全国典当看上海,上海典当看东方”,这一媒体流行语是对王福明的最好褒奖。

  “今非昔比啊!”王福明有点如释重负,但他知道前路还远,现在决非马放南山的时候。“我们每天要保证800万元的现金供应量,以供中小企业融资之需,压力真的不小。”

  当然,他更清楚,随着经济发展和行业扩容,企业承担的管理风险、经营风险和服务风险也在逐年增加。何况,还有地下钱庄虎视眈眈的在一旁与典当行“抢食”。

  然而,久经历练的王福明从来相信自己的抉择。对于人生的坎坷磨难,他自有定见。“我认为对的就坚持做,越是困难就越不能退,一退就不是你的了。你冲过这道坎就是你的了。”

  30年来,王福明就是这样与改革开放同呼吸、共命运,一道坎一道坎冲过来的。不管未来还要冲过多少坎,我们都衷心祝福这位时代的弄潮儿——好运,王福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