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6月 21日 星期四

清朝红印花系列

【字体: 】 来源:

红印花原票

    红印花加盖暂作邮票的原票,面值3分,以红为主色,刷有红、朱红、绛红,因曾被误认为是印花税票,而得名《红印花票》。其实,它是上海海关于1896年9月印制的原拟用于报关单上贴用的收费凭证,后因商人反对,未能实施,从未发行。1897年清代国家邮政为应急需,便利用上海海关未发行的《红印花票》加盖改作邮票。在加盖之前,仅取出2全张共200枚,用于馈赠中外高级官员、存档加盖设计等,其余全部用于加盖改作邮票。因此,未经加盖的红印花原票,存世量很少。据黄光城考证,存世仅有53枚。未加盖的红印花原票并不是邮票,之所以与中国珍邮并列齐名,因为它是红印花加盖票的原票,而中国清代珍邮,大多是由红印花原票加盖产生的。最著名的是“红印花八宝”:红印花原票、红印花小字“当壹圆”、红印花小字“当壹圆”四方连、红印花小字“当壹圆”旧票、红印花小字贰分倒盖兼复盖、红印花“当伍圆”倒盖、红印花双色复盖小字4分、“绿衣红娘”。

红印花小字“当壹圆”旧票

    在红印花小字“当壹圆”邮票中,盖销有八卦戳的旧票仅发现1枚,是传世孤品。此票原为清代上海海关造册处德籍绘图员费拉尔所有。有关这枚旧票的产生有两种传说:一种传说是费拉尔曾把这枚票先贴在信封上,待用八卦戳盖销后,又从信封上揭下,致使邮票背面略有损伤。后来,费拉尔又把这枚盖销票送给其僚婿英人雷本。另一种说法是费拉尔送给雷本的这枚邮票原来是新票,因票面上略带有瑕疵,雷本为了掩盖,便拿到邮局请求盖销。雷本得到这枚盖销旧票之后,就把它同其他旧票一起放在镜框里置于室内,时间长了,使得邮票刷色有点褪色。1926年1月,雷本在上海邮票会上曾公开展出此票。第二年4月,他以1500元把全框邮票转让给上海邮商陈复样,其中包括这枚“小壹圆”旧票;同年5月,陈氏将这枚珍邮以1000元转让给天津集邮家袁寒云。后来,袁氏又把这枚珍邮转卖给上海的外籍集邮家布许;布许又把这枚珍邮转售给福州的阮景光。1931年,阮氏破产出售珍邮,又被布许购得;布许又将这枚珍邮转售给山东刘子惠。1944年7月,刘氏以1000美元售给上海集邮家马任全。1956年马任全将这枚珍邮捐献给国家,现藏于中国邮票博物馆。

红印花“当伍圆”倒盖

    红印花加盖“当伍圆”邮票,是红印花加盖暂作邮票中面值最高的一种。由于面值高,出售很少,大部分被用于汇票上贴用,很少为邮资使用,实寄封极少。贴在汇票上的“当伍圆”邮票,在汇款兑付后,汇款执据即上缴邮政总局销毁,流传于世的为数甚少。据有关资料记载,这种红印花加盖“当伍圆”邮票,总数量为5000枚(菲律宾华人集邮家黄光城经研究推测,加盖数量应为2万枚)。其中“当伍圆”倒盖则更少。红印花加盖“当伍圆”邮票存世量约300枚,其中倒盖只有70枚,约占四分之一。

红印花双色复盖小字 4 分

    在红印花加盖“暂作洋银肆分”邮票时,初加盖用的版上阿拉伯数字“4”比较小,只加盖了200枚,后又改为大号“4”字。因此,红印花加盖“暂作洋银肆分”票有大、小字之分。小字4分是红印花加盖票的珍贵邮票之一,但在小字4分加盖票中,还有一种双色复盖变体票则更为珍贵。这种双色复盖变体票形成的原因是开始先用紫油墨加盖,墨色较淡,字迹模糊;后又改用颜色深的黑色油墨重盖一次,两次加盖的油墨未能完全重合,先加盖的紫色文字居中,后加盖的黑色文字偏右,形成双色复盖小字4分罕品。据考证,红印花双色复盖小字4分票,存世仅发现19枚,其中4枚旧票,数量稀少,更为珍贵。

红印花小字“当壹圆”

    红印花小字“当壹圆”红印花加盖暂作邮票共有8种,即红印花加盖小字“当壹圆”、红印花加盖大字“当壹圆”、红印花加盖大字“当伍圆”、红印花加盖小字“暂作洋银贰分”、红印花加盖大字“暂作洋银贰分”、“红印花加盖大字“当壹分”、红印花加盖小字“暂作洋银肆分”、红印花加盖大字“暂作洋银肆分”。另外还有一种未发行的试色样票红印花加盖小字“暂作洋银贰分”(绿色加盖)。在正式加盖的8种红印花暂作邮票中,最先加盖的是小字“当壹圆”,后因嫌加盖的“当壹圆”字体太小,又改用大字加盖。传说加盖小字“当壹圆”只有2个全张,共计50枚。至今流传下来的共发现32枚,其中有四方连一件,横双连一件,其余均为单枚。在存世的32枚中,有两件孤品,一件为四方连,一件为盖销旧票。此外,还有两件珍贵的变体票,一件为加盖英文“dollar”后边漏“·”点,一件为加盖英文“dollar”后边句点远离。漏句点红印花小字“当壹圆”,由日本著名华邮集邮家水原明窗收藏。红印花小字“当壹圆”存世量稀少,是中国最名贵的邮票之一。

“绿衣红娘”

    即红印花加盖“暂作贰分”票的试盖样票,也称红印花小字2分绿色加盖票。因用绿色油墨加盖在红印花原票上,故被雅称“绿衣红娘”。这种加盖票原由上海一家私人印刷厂承担,厂方用绿色油墨试盖样票后,将试盖样送海关造册处审查。因用小字“2”加盖于红印花票上,绿字不显眼,未被采用,后归档。此票后来有少量流出,最早于1942年在上海出现,集邮家从一位外国人手里购得后,即撰文在邮刊上进行介绍,在当时引起轰动。之后,招引了许多邮迷对它爱慕和追求,使其身价非凡。据考证,现今存世不足10枚,其一件直双连由中国邮票博物馆收藏,其余7枚均为单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