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9月 26日 星期三

马远:踏歌图

【字体: 】 来源:

一、作品赏析
    本幅是马远大幅山水画中的代表作品,作者在优美而富有诗情的自然风景中插入了农民欢快踏歌的情节,而使它具有风俗画的性质。让人感受到当时农人的生活情景。
    画中近处是郊野景色,山间田埂的小路上走来四个老农。走在前面的年岁最大,他面带笑容拄杖,举手投足兴致勃勃地踏歌作舞而又回顾与后面的几个同伴相呼应,他的位置恰处于画面下方正中,是一位领歌的长者。后面三人成为一组,前面的农夫刚刚踏上小桥,他一脚抬起,双手鼓掌,仿佛随着歌唱击节相和,中间一人弯楼着腰躯探身向前,亦作歌唱状,最后一人肩扛挂着酒葫芦的竹杖,步履怕蹒跚似带醉态。山径另一端有农妇携带着幼儿伫立路边,正饶有兴致地观看。六个人物中有男女老幼之不同,老农之质朴风趣和欢畅的情绪刻画得淋漓尽致,而儿童天真稚气的形貌,与老农形成鲜明对照,更增添了作品的情趣。人物间的疏密距离,彼此间的呼应都经过精心安排,虽是半工半写地勾画而非工细地描绘,但精神动态棚栖如生,儿可跃出绢素,他们在画面上占的比例虽小,但涉及全图主题,形象却非常突出,处理上是颇具匠心的。
    山水景物的描绘占了画幅的绝大部分。山路一侧农田中的禾苗长势茂密,预示着丰收的年景。石板小桥连接着山路,曲折迂回的溪水流经桥下,路侧有翠竹高柳和花树,而另一方则有大石兀起,透过浮现于上空一片迷蒙的云雾,又显露出直插天际的奇峭山峰和松树殿阁,山间有林木花树,又有廊道可通行人,殿阁的飞槽展现在远方,那正是帝都宫阙的所在,虚空处几座远山,更扩展了画面的空间。马远的山水一向以简括著称,但对于富有表现力的细节却毫不忽略。
    本图中山石树木的造型和画法都是马远的本色。山作大斧劈皴,用笔雄健而石体棱角分明,山峰奇峭的鲜明形象绝非全依自然原型,而是融人更多的想象和艺术加工。柳树枝干高扬而柳条稀疏富有精致,更显示了画家提炼形象的功夫,山间树干虬曲,树枝斜出伸展,是马远 "拖枝"的特征;几丛翠竹用双勾填色的工笔画出,置于大笔效染的树石之中,愈显得生机盎然。这幅画的构图和马远其他表现一角半边的小幅山水画相比,更带有 "全景"成分,但景物简约而章法精炼,依然保持着他的艺术特色。画上端有宋宁宗题五言绝句:"宿雨清繁甸,朝阳丽帝城,丰年人乐业,域上踏歌行。"马远很可能是应诏根据此诗而创作的,但他不是刻板的图解,也非生硬的歌功颂德,而是以优美动人的形象意境表现原诗的内蕴,画出了雨后初晴山野间清幽的景色中带有喜剧情节的生活景象,仿佛让观者身临其境,听到水声和歌声飘荡在晴空山谷之中,谱成一曲歌颂丰年乐业太平景象的乐章。
二、画家小传
    马远,字遥父,号钦山,祖籍河中(今山西永济西),后居钱塘(今浙江杭州),生卒年不详,系南宋四大家(刘松年、李唐、马远、夏圭)之一。其主要成就在山水画上,特点是:简约的布局、遒硬的线条、苍劲的水墨和深远的意境。他善用“斧劈皴”,构图多取局部,高度剪裁,常以山之一角、水之一涯来展现全景气氛,人称“马一角”。画面留出更多空白,造成空旷虚渺的环境氛围,形成南宋特有的山水画风格。存世代表作有《踏歌图》、《水图》、《华灯侍宴》等。
三、马远的 “斧劈皴”与“拖枝”
    从五代以来,皴法就已被画家作为表现山石的纹理与质感,马远所用的皴法是继承李唐的斧劈皴,利用侧笔浓墨快速地横刷出明暗强烈的山石,使其产生坚硬之感。但由于马远将皴线加长,故又称此类为"大斧劈皴"。这种拉长墨线的手法,在他的树枝画法上亦可见之,所以称之为 "拖枝"。例如右图踏歌图局部所示,被拉长的松枝从树梢向下作左右重复且平行的安排,犹如一个"伞"字,形成一种颇为独特的画法。